中新网首页|安徽|北京|上海|重庆|福建|甘肃|贵州|广东|广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苏|江西|吉林|辽宁|内蒙古|宁夏|青海|山东|山西|陕西|广东|四川|香港|新疆|兵团|云南|浙江
我们的微信
兵团支社正文

一〇四:最美援疆医生戴璐

2020年09月15日 18:54 来源:中新网兵团
 字号:
分享到:

正在给病人看病的戴路。
正在给病人看病的戴路。
正在给病人看病的戴路。
正在给病人看病的戴路。
正在给病人看病的戴路。
正在给病人看病的戴路。

  中新网兵团新闻9月15日电(王悦)皮肤白皙,五官清秀,即有着潮气蓬勃的青春气息,又带着邻家姐姐的亲和力。这是援疆医生戴璐给人的第一印象,从临沂到乌鲁木齐,3366公里。她说既然来了就不会退缩。来疆至今,经历了两次疫情的她依然义无反顾的奋战在抗疫第一线。她用精湛的医术和无私的情怀,在十二师一〇四团西山医院开展医疗援疆工作,把对新疆和兵团的热爱,洒在了这片纯洁的的土地上。

  援疆情怀

  “这些年,从山东女兵到现在的援疆干部人才,一批批山东老乡带着山东人民的深情厚谊来到新疆、兵团工作生活,这让我很向往,注定这是一段难忘的经历。如果当时没有选择援疆这条路,我永远也不会知道离家3000多公里外的这篇疆土是什么模样,更不会结识这么多可爱的人。”

  37岁的戴璐是临沂市中医医院肺病科的主治医师,来援疆时她的女儿刚满3岁,父母也均是花甲之年,可谓上有老下有小。“说心里话还是有点不舍,但我爱人在思想上非常支持我,当时他给我说这是好事,是工作和组织上的需要,让我不要担心家里,他会照顾好的。”戴璐说。

  “妈妈,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妈妈打完怪兽就回家了。”这是戴璐和女儿视频时每次都会说的话。“疫情期间工作强度太大,没有时间和女儿视频,忙碌了一个多月再和女儿视频她看我的眼神都有点陌生了。”说到这里笔者看到戴璐的眼泪在打转。

  在一〇四团西山医院,戴璐工作起来总是很卖力,诊疗室、发热门诊、甚至药房每天都会看到戴璐忙碌的身影。戴璐说:“我即要对得起‘援疆医生’这四个字,也要对得起家人的理解和付出。”

  援疆经历

  “疫情不退,我坚决不走。”今年3月,戴璐来到西山医院开展为期半年的医疗援疆工作,本应8月结束援疆返回山东与家人团聚,然而疫情来袭,她毅然决然的推迟了回家的日期,选择留在新疆抗击疫情。疫情发生后,作为呼吸科的医生,戴璐承担起西山医院发热门诊接待发热病人的重要职责,工作强度高风险大,每次值班都要穿戴防护装备,连续值班24小时才能休息片刻。疫情发生以来,戴璐与西山医院的医护人员并肩作战,实现了发热门诊患者高效率、零差错。

  戴璐和同事们组成的巡回医疗队来到一〇四团的三个牧场为牧民开展义诊活动,为他们送医药送健康,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山区牧民看病难、就医难的问题,保障了牧民们正常的生产生活。

  让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牧三场就诊时,有一位大妈名叫阿依努尔·吾木提,身材微胖,黝黑的皮肤,看起来身体很好,可是由于血压偏高导致经常头晕,由于去市区的路途遥远,牧场医疗条件有限,阿依努尔·吾木提并不知道自己的病情。戴璐医生给她普及了高血压以及血压高长期不吃降压药的危害,在戴医生的耐心劝说下,阿依努尔·吾木提在就诊现场就吃上了医生们带来的降压药。

  阿依努尔·吾木提在就诊后说:“在我们这山上牧民们很少下去到医院里检查,自己也不知道身体情况,所以山东援疆来的医生能及时上门来给我们检查身体,很感谢他们。”

  “新疆的牧场真的太壮观了,牧场的草原一望无际,这里的牧民热情好客,他们每个人都有着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孩子们汉语说的还特别的标准。”“那你一定要多拍一点照片回来给妞妞和我看那。”这是戴璐在和爱人视频时候的场景。

  他们在一〇四团的各个社区也经常开展送医疗进社区志愿活动,为社区居民提供现场义诊,并向大家普及疾病预防、健康保健等方面的医疗知识,提高了居民们的健康知识和疾病预防能力,使“奉献、友爱、互助“的志愿服务精神在团场深入人心。

  援疆收获

  “现在国家举国之力在援助新疆建设,理应到最需要我的地方去。”这是戴璐见到笔记者时说。援疆半年以来,戴璐对呼吸科的同事进行一对一、手把手的带教,把自己的医疗知识、临床经验和工作思路毫无保留的传授给西山医院的医务人员。

  在同事眼里,戴璐是和蔼可亲的好同志;在患者眼里,戴璐更是值得信任的好医生。用真情的服务和精湛的技术得到了同行及患者的认可。历经万水千山回望来时路,短短半年援疆生活结束了,不为名,只为实,用实干苦干才能筑起百姓心中“最美援疆医生形象”!

  采访快结束时,戴璐说:“真的还想再留半年,可是年幼的孩子却是我心中最大的牵挂,再加上家乡的医院也需要自己的回归,如果有机会来新疆,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来。”戴璐尽自己所能为患者提供好技术、好服务,发挥出一名援疆医生应有的作用和价值。

(编辑:袁晶)
分享到: